國務院出招為企業減負 三管齊下救急實體經濟
發布時間:2015-04-09 10:03   
  清費、價改、減稅三管齊下“救急”實體經濟
  國務院“出硬招”為企業減負
  電價下調為工商業節約成本800億,適當下調鐵礦石資源稅率
  □記者 王璐 趙婧 北京報道
  繼4月1日送出“穩增長”組合禮包后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4月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決定在全國范圍清理規范涉企收費、下調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平均每千瓦時約2分錢和工商業用電價格平均每千瓦時約1.8分錢、依法降低鐵礦石資源稅征收比例。
  業內人士認為,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幾成定局,用電量增速也創新低至1%以下,二季度經濟依然面臨嚴峻形勢。為此,國務院降費、價改、減稅三管齊下“救急”,直接減輕企業負擔,支持實體經濟發展,僅工商業降電價一項就可縮減成本超800億元。
  穩增長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成定局
  繼2015年前兩個月重要數據集體遜于預期后,3月份中國經濟“倒春寒”的態勢還在延續。“3月份全社會用電量預計會是負增長,這比我們之前的預期還要悲觀。”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副秘書長歐陽昌裕告訴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,今年1月至2月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2.5%,一季度用電量增速可能在1%以下,而此前的預期是2%以下。
  與此態勢相一致,3月六大發電企業耗煤同比負增長20%,接近去年8月低點。而3月匯豐PMI初值49.2,較2月大幅下滑,并創去年5月以來低點。“結合這些數據來看,3月國內經濟動能偏弱,是大概率事件。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幾成定局。”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判斷。
  財政部財科所研究員王澤彩也認為,我國經濟仍處于緩慢去產能、去杠桿、去泡沫進程中, 3月份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預期一季度GDP增長7%左右,而二季度經濟運行形勢更加嚴峻。國務院常務會議在日前清理稅收優惠政策、規范地方政府債務等基礎上,出臺了清理涉企收費、下調燃煤電價和降低鐵礦石資源稅利率相關政策,就是要減輕企業負擔,支持創業創新,促進實體經濟健康發展。
  “今年GDP目標只有7%,比去年低不少,實現這個目標是沒有問題,但還是要靠政策刺激。”北京大學經濟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蘇劍向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解釋說,此次出臺的三項政策屬于供給管理,一方面有利于抑制通貨膨脹,今年低膨脹大局已定,另一方面通過降低成本直接影響企業的盈利狀況來刺激經濟,最關鍵的是調結構效果比較直接,比如減稅、減費等措施都是直接針對某些類型的企業。
  事實上,這只是“穩增長”政策組合拳的一部分。就在4月1日,國務院剛剛部署盤活和統籌使用沉淀的存量財政資金,確定加快發展電子商務的措施,決定適當擴大全國社保基金投資范圍。“這都是需求管理政策,對經濟增長的直接刺激比較明顯,但結果可能是資產價格泡沫會脹大,而供給管理就沒有這個后遺癥,但刺激效果沒有那么快和明顯,所以兩種政策需要配合。”蘇劍表示。
  清費用 清理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
  會議確定,集中用半年時間開展專項行動,在全國全面清理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,涉及行政審批前置、市場監管和準入等具有強制壟斷性的經營服務性收費,行業協會商會涉企收費等,通過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轉變政府職能,立規矩、建機制,用依法、規范、透明的管理制度扼制“任性”收費,挖掉亂收費的“病根”。
 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戰略發展部研究員高玉偉分析稱,清理規范涉企收費,是對前期政策承諾的落實,力求言出必行、令行禁止,切實為企業清障減負,有利于改善營商環境,激發企業活力和發展動力,有利于穩定經濟增長。
  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,地方政府收入困難,難免巧立名目,擅自提高征收標準,出臺新的收費政策,來彌補政府收入的下降。專家認為,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舉措對于約束地方的行為也具有重要作用。
  具體而言,會議規定,對去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確定取消、停征和減免的600多項收費規定進行自查、督查,必須落實到位。凡沒有法律法規依據且未按規定批準,越權設立的涉企收費基金項目一律取消,堅決糾正擅自提高征收標準、擴大征收范圍的行為。凡沒有法定依據的行政審批中介服務及收費全部取消。
  系統清理各項收費和政府性基金,尤其是那些借助政府權力,以商業名義、以社會組織名義,強制收取的各種會費、中介費、服務費,成為各方人士的共識。“這是政府權力的異化,變成了某些政府附屬的事業單位、企業甚至某些私營企業權錢交易的渠道。清理這些收費對于規范政府行為、理順基本分配關系、限制政府權力具有很重要的意義。”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張斌告訴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。
  此外,會議要求取消政策效應不明顯、不適應市場經濟發展需要的政府性基金,整合重復設置的收費基金。對政府性基金收費超過服務成本,以及有較大收支結余的,要降低征收標準。張斌告訴記者,政府性基金的收取標準與支出所需要的資金之間往往是脫節的。支出會有所變化,但是收費標準多年不變,就可能產生大量結余。“所以說如果政府性基金花不了,就別收那么多了,應該降低收費標準。”他說。
  降電價 工商業縮減成本超800億元
  在進一步實行結構性減稅和普遍性降費的同時,從電價入手“三管齊下”也是穩增長、調結構的重要政策“藥方”。
  會議決定,適當下調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和工商業用電價格。一是按照煤電價格聯動機制,下調全國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平均每千瓦時約2分錢。二是實行商業用電與工業用電同價,將全國工商業用電價格平均每千瓦時下調約1.8分錢,減輕企業電費負擔。繼續對高耗能產業采取差別電價,并明確目錄,加大懲罰性電價執行力度。三是利用降價空間,適當疏導天然氣發電價格以及脫硝、除塵、超低排放等環保電價的突出結構性矛盾,促進節能減排和大氣污染防治。
  據了解,2012年12月25日,國務院正式發布了《關于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當電煤價格波動幅度超過5%時,以年度為周期,相應調整上網電價。此后2013年10月和2014年9月,上網電價曾兩度下調,但銷售電價未調整。
  “前兩次上網電價下調主要是為了補環保電價、可再生能源基金等方面的欠賬,而此次降電價既符合了煤電聯動的政策,又直接降低了企業成本,實現了穩增長的目的,而且對高耗能企業和清潔能源發電有具體政策,促進了結構調整,可以說是三管齊下。”歐陽昌裕表示,對電費占生產成本比例比較大的行業利好將更明顯,比如電解鋁行業的電力生產成本占到總成本的40%左右,“生產一噸鋁需要1.3萬度電,電價下調1.8分錢,成本就能降低234元。”
  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,2014年第二產業用電量為40650億千瓦時,其中工業用電量為39930億千瓦時,而第三產業用電量為6660億千瓦時,其中絕大部分執行商業電價。以全國工商業用電價格平均每千瓦時下調約1.8分錢來計算,僅工業用戶就可直接降低成本718.74億元,工商業成本累積縮減超800億元。
  減稅率 鐵礦石資源稅下調
  為改善鐵礦石企業生產經營環境、促進結構調整、支持上下游產業協調發展和升級、保障國家資源供應安全,會議決定,自5月1日起,依法適當下調鐵礦石資源稅征收比例,減按規定稅額的40%征收。這對于國內鐵礦石企業而言無疑是一大利好。
  業內人士表示,中國鐵礦石企業相對于國外企業,開采成本高、品位比較低,國內企業相對國際鐵礦石大企業,競爭力比較弱。目前國際市場大宗能源產品價格持續回落,從南美、澳洲進口的鐵礦石價格在下跌。隨著中國經濟放緩、全球鐵礦石價格大幅度降低,國內鐵礦石企業普遍處于虧損的狀態,很難和低價的進口鐵礦石競爭。
  張斌表示,現在鐵礦石整體價格低迷,受國外鐵礦石沖擊的背景下,國內企業負擔重,虧損比較嚴重。鐵礦石資源稅降低,力度很大,至少可以為國內的鐵礦石企業節省不少現金流。
  “在當下企業虧損加大的情況下,如果國內資源稅不調減,企業成本高,價格就沒有競爭力。”王澤彩告訴記者,“這樣不利于企業增強競爭力,不利于企業走出去,不利于國內調結構。因此,調低資源稅利率,能夠極大降低企業成本,增強競爭力,支持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,維護國家能源安全,為保持實體經濟恢復性較快增長注入了一劑清新劑。”(來源:經濟參考報)

  • 貞觀考評系統
  • 關于我們 | 關于本站 | 企業維權 | 企業入會 | 云南百強企業 | 招商合作
    哪里有精准pc蛋蛋计划